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武人:一个不容忽视的数据 耐心等待第二个低吸窗口

龙头1988:顺周期仍有机会 大盘这样走杀伤力更大!

孔明看市:短期蓄势后牛股再现 本周有望先抑后扬?

回归均衡后再次大幅分化单腿走不稳震荡寻底还有低

短期指数还会反复测试支持位 市场进入选择观望期

明天回补3603的缺口 震荡加剧,更大范围的资金调仓

主力资金调仓动作明显 耐心等待大盘后市向上突破!

  • 又一长租公寓爆雷!黄金疯涨,“中国大妈”解套了?
  • 2019年那些翻车的首富们超强台风“利奇马”逼近
  • 全球股市重挫,黄金抢占C位警惕,又一白马股"凉了"
  • 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在朋友圈骂人被罚1000元
  • 人民币"破7",央行紧急声明亚洲“整容王国”套路多深
  • 教授建议降低法定婚龄一夜暴富的“锦鲤”女孩咋样了
  • 徐小明 天赢居 寒江钓客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老孙头谈股 秦国安 龍哥论市 蒋律 股海潜蛟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这位民间行长“白嫖”了十多家银行 留下百亿烂账

    2021-02-23 19:59:03 来源:科技金融在线 作者:佚名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原标题:这位民间行长“白嫖”了十多家银行 留下百亿烂账

      晋商为人称道的一大业务板块就是“票号”。来自晋中的田文军把老祖宗的“票号”业务发扬光大,通过一系列资本腾挪与运作,控制了一家又一家上市公司和山西省内大大小小10多家银行。然而,一场“轰轰烈烈”的资本游戏过后,留给山西金融系统的却是一笔“百亿”烂账。

      近年来,在山西,有着“黑色金子”之称的煤炭不知道造就了多少煤老板。其实作为与潮商、徽商齐名的“三大商帮”之一,晋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隋唐时期。发展到清代,晋商已成为国内势力最雄厚的商帮,一度被世界经济史学界和意大利商人相提并论。

      晋商为人称道的一大业务板块就是“票号”。山西的晋中市,就曾在198年前诞生过中国历史上第一家金融机构“日昇昌”票号。

      200年过后,同样来自晋中的田文军把老祖宗的“票号”业务发扬光大,通过一系列资本腾挪与运作,控制了一家又一家上市公司和山西省内大大小小10多家银行。

      田文军

      然而,一场“轰轰烈烈”的资本游戏过后,留给山西金融系统的却是一笔“百亿”烂账。

      最终,随着一场金融反腐风暴,当初为其“资本游戏”提供便利的多位山西金融系统高官,也一并被挖了出来。

      晋中大佬齐聚一堂

      2004年春,家住晋中市的张俊德,没有选择去“淘黑金”,反而创办了一家叫晋中德御农贸有限公司的企业,做起了农业贸易。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在晋中做农贸的商人,多年之后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商界人物。

      与张俊德一样,晋中当时还有一位青年叫任永青。2006年,他辞去了太原铁路局体面的工作,选择下海创业。他也没有去“淘黑金”,而是也加入了农业领域,创办了晋中永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和榆糧粮油贸易有限公司。

      不过,这两位都不是本文的主角,将他们命运联系在一起的,也是一位出生在山西晋中的老乡——田文军。

      田文军似乎就是那个传说中“谜一样的男人”,对于他的经历,外界大多描述为:1973年生,山西晋中人,父母是大学老师。看似履历平平,但他的合作伙伴从不乏“弃政从商”的大佬。

      2006年11月,田文军成立了中海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后改名为德天御生态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也做起了农业相关领域的投资。同年,他还设立了一家山西栋盛担保有限公司,为一些中小企业提供融资贷款服务,后来这家公司在2014年改名叫山西栋盛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2010年,田文军的德天御与张俊德的晋中德御农贸公司、任永青的晋中永成粮油公司及榆糧粮油合并在一起,“德御农业”就此诞生。

      新公司成立后,田文军担任董事长,张俊德、任永青则成了新公司的董事。同时,王宏、郝建明、李韶军等人也在董监高中赫然出现。

      至此,“德御系”开始成形,而这些人则都是“德御系”的元老级人物,且个个背景不一般。

      就拿王宏来说,其是一位典型的弃仕从商者。据媒体报道,王宏早年曾在晋中市人社局工作十年之久,后被田文军招致“德御系”,取代田文军成为“德御系”旗下山西栋盛融资担保公司的负责人兼法人代表,田文军就此退隐幕后。

      比田文军小一岁的晋中老乡郝建明,则是一位财务专业的本硕高材生,曾在海内外担任过多家投资公司的高管,后来跟田文军成了“黄金搭档”。

      同时,“德御系”还有一位举足轻重的核心人物——田文军的夫人郝江波,她也出身国家机关单位,曾在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工作近13年。郝江波辞去公职后,不久便进入胡润百富榜,成为山西有名的女富豪,其人脉资源及财富自是不言而喻。

      这些“晋中系”人才,后来在田文军的统领下粉墨登场,开启了一番番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兴风作浪之路,甚至连大洋彼岸的华尔街精英们都闻之胆颤。

      一场资本运作盛宴上演

      汇集各路英豪之后,田文军开始在资本市场大显身手。

      2010年5月,田文军和搭档郝建明把德御农业推上纳斯达克的OTCBB(场外交易市场),之后将王宏推至台前担任公司法人,郝建明担任董事长,田文军则隐退幕后。

      德御农业挂牌的OTCBB市场其实门槛很低,交易冷淡。但在彼时看来,能在海外上市,就等于和“大公司、大钱途”画上了等号。

      然而,德御农业在海外的上市,仅仅是这场盛大资本运作盛宴的开始。就在德御农业成立同期,田文军还通过其和郝建明控制的北京君大乾元投资公司,收购了一家叫好粮新(北京)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后来这家公司又引入了“德御系”的晋中龙跃投资公司(现改名“龙跃实业集团”)作为股东,与君大乾元公司共同控股。

      这家叫好粮新(北京)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就是改名后的“德御坊”,而其股东晋中龙跃与君大乾元两家公司也换成由女晋商赵晶和赵培林执掌,田文军和郝建明则隐退幕后。

      比德御坊晚成立两年的山西金粮股份,大股东也正是田文军的“小弟”任永青,持股31.45%,而张俊德也持股7.64%。

      2015年,德御坊和金粮股份先后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然而,“德御系”的资本运作之路此时才刚刚开始。

      2014年,山东一家上市公司齐星铁塔出现债务危机,试图出售股份获得资金自救。田文军闻讯后,迅速抛出了“橄榄枝”,以其控制的晋中龙跃投资公司(现改名为“龙跃实业集团”)豪掷8.8亿元,买了齐星铁塔18.895%的股份成为大股东。

      这是“德御系”在国内A股市场收购的第一个上市公司。齐星铁塔被收入囊中后,首任董事长便是田文军的老部下李韶军。

      2015年12月,田文军的“小弟”任永青,通过旗下的山西盛农公司斥资11.7亿元,购买了广东上市公司顾地科技27.78%的股份,成了第一大股东,这是“德御系”在A股收购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仅仅过了一个月,2016年1月,田文军的夫人郝江波又通过旗下的天津柚子资产,豪掷15.4亿购买了上市公司宏磊股份25.9%的股份,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后来,天津柚子资产经过两次改名,改名为现在的天津和柚技术;而宏磊股份则把名字改成了民盛金科。再后来,“德御系”又把民盛金科卖给了中国庆华集团霍庆华家族的富二代霍东,民盛金科再次改名成为如今的仁东控股(002647)。

      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郝江波的天津和柚技术还持有仁东控股8.63%的股份。

      从“德御系”在A股市场首次出现至今,其资本运作的手法几乎都如出一辙,都是在获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后,通过对外投资或并购重组,从而实现快速的资本运作,后期再变更主营业务,进而对公司改名换姓,让上市公司的股价一飞冲天。

      到了2017年,被“德御系”控制的齐星铁塔又收购了北讯电信,接着齐星铁塔便更名为现在的北讯集团。

      除了陆续控制上述上市公司,田文军在国内还有两家实体金融公司,一个是前文提到的山西栋盛融资担保公司,另一个则是晋商国际融资租赁公司。后来,经过田文军等人的一系列操作,两家公司又组成“稳盛金融”在2015年10月被推上美国纳斯达克。

      至此,“德御系”的囊中已包括了OTCBB挂牌的德御农业、新三板的德御坊与金粮股份、A股的齐星铁塔(北讯集团)、顾地科技、宏磊股份(仁东控股)、纳斯达克的稳盛金融等7家上市公司。

      让股民闻风丧胆的妖股

      这些上市公司,自被“德御系”控制后,在资本市场的获利水平丝毫不亚于那些金融出身的资本财团,即使在没有任何基本面与技术面支撑的情况下,它们的股价也无一例外的飞涨,个个成了名副其实的“妖股”。

      比如,彼时“德御系”控制的两只A股北讯集团和顾地科技,自从“德御系”入主后股价都开启暴涨模式。北讯集团在2017年至2018年间的涨幅超过60%;顾地科技则更加疯狂,2016年一年的涨幅便超过160%。

      面对“妖股”的强大魅惑力,有太多抵不住诱惑的人为其投怀送抱,但最终都落得一地鸡毛。

      而在美股上市的稳盛金融,则更是让外界看到了当时“德御系”在资本市场上的控场能力到底有多强!

      稳盛金融在2015年10月30日登陆美股市场,2016年上半年时,股价一直徘徊在10美元左右,6月底开始突然爆发,在2017年2月一度涨至465美元,涨幅达到了惊人的4500%。

      而从业绩方面看,稳盛金融2016年的营收只有区区980万美元。但它一路狂飙猛进的股价,看的“歪果仁”目瞪口呆,直呼“这是何方妖孽?”

      据媒体报道,彼时有美国知名分析师花了几百个小时研究稳盛金融,硬是没有看懂,令其一度怀疑是自己的专业能力不行。

      “洋韭菜”向来都是收割别人,如今智商被稳盛金融强烈侮辱,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上市没两年,稳盛金融便被强制退市,理由是稳盛金融违反了有关上市法规。彼时,稳盛金融还表示要对裁决提出上诉。

      十多家银行输送源源不断的“弹药”

      在资本市场里,没钱自然是不行。田文军及其“德御系”之所以在全球资本市场如“出入无人之地”,正是田文军盯上了晋中的地方银行。其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的资金,也正是来自于此。

      人们对此都心知肚明,但是对于田文军究竟掌控了多少银行,又是如何绕开监管从银行套取资金的细节却不得而知。

      这层令外界疑惑多年的谜团,直到2020年随着山西金融圈的一场反腐风暴,谜底才渐渐暴露于众。

      2013年,“德御系”在收购A股市场第一家上市公司齐星铁塔前,田文军就先认购了晋中银行4000万股股份,并摇身一变成为这家银行的董事。此后,伴随“德御系”在资本市场的东征北伐,田文军在山西收购银行的动作也一发不可收拾。

      继晋中银行之后,2014年,“德御系”又先后入股了山西盂县农商银行、寿阳农村商业银行、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次年,“德御系”又将手伸向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

      据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田文军的夫人郝江波控制的和柚实业,对外投资的银行多达10家,分别是:平遥县晋融村镇银行、壶关县晋融村镇银行、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山西左权农商行、山西盂县农商行、山西潞城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山西寿阳农商行、晋中银行。

      其中,和顺县贵都村镇银行、山西潞城农商行、山西寿阳农商行这三家银行的股东中,除了郝江波控制的和柚实业之外,“德御系”的龙跃集团也赫然在列。可见,“德御系”在这些银行中的持股比例都不小。

      正是因为控制了这么多家银行,田文军被当地人称为“民间行长”。

      不过,田文军从银行贷款来收购银行股权的手段,令许多员工都忿忿不平,直呼银行被人“白嫖”了。

      原来田文军不过做的是无本生意,用A银行的股权,拿到B银行抵押,从B银行获取资金后,再去收购C银行……如此循环反复,资本野蛮扩张,这一金融窟窿也被越捅越大。

      通过控制银行的股权,然后再从银行获取各种贷款资金。

      但是,这要求整个资金链条不能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否则就会墙倒屋塌。

      2017年12月,随着“德御系”人物之一的任永青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一风险黑洞渐渐释放出强大威力。

      彼时,“德御系”北讯集团的股价急转直下,300亿市值人间蒸发,公司股票也披星戴帽,从去年6月停牌至今。之后“德御系”旗下上市公司轮番上演危机大戏。

      无法高位套现,也就意味着无法归还银行贷款资金。

      遭殃的不仅仅是股民,还有山西农信系统。

      据媒体报道,风险暴露后,“德御系”在山西农信系统留下的烂账高达几百亿。

      多位金融高官接连落马

      而田文军之所以能绕开层层监管,从山西的银行违规获取大量资金,再将这些钱拿去股市兴风作浪,正是因为打通了当地多位金融高管的通道。

      2020年四五月间,“德御系”的领头人物田文军率先被有关部门控制,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就此倒下。有关部门从他那里获得了山西众多金融高官贪腐的证据。

      2020年6月初,山西省农信联社官网更新了领导班子信息。省联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原党委副书记、主任邢亮喜,原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泽等人均遭免职。

      在这之前,山西省召开金融会议,特别强调坚决把金融领域的“蛀虫”挖出来、清理出去。三人的突遭免职便是这次会议后的成果。至此,一场金融反腐风暴就此爆发。

      三人遭到免职之后,2020年7月18日,山西省纪委监委披露消息,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副书记、副理事长、主任邢亮喜,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专职副书记、副理事长王忠泽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19日,山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竟晖,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山西省纪委监委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接着仅过了一天,原中国银监会山西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也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距离张安顺都已经退休近一年。

      在竟晖、张安顺两名在山西金融界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物被查后,一时间各种消息在当地满天飞:崔联会的秘书开车冲进汾河、邢亮喜家中藏着上千万美元、从竟晖家里搜出4亿现金……

      然而,竟晖、张安顺两名金融大佬的落马,并没让这场金融反腐风暴就此打住。

      2020年8月5日,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原副书记王再升,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其已退休接近3年。

      短短月余时间,山西省金融体系内6名干部先后被查。

      今年1月12日,山西省纪委监委再次发布消息称,中国银保监会山西监管局二级巡视员杨庆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有关部门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0年12月,山西省委书记楼阳生赴省农信社调研并主持召开座谈会。楼阳生在会上提到:“今年6月,对全省农信社化险改革工作作出重大部署,并采取断然措施,主动排雷,精准拆弹,清除腐败……”

      对于农信社如何继续深化改革,防化风险,楼阳生又重提九字:“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